房永智《中國青年報》(2014年09月12日09版)
  日前有媒體報道,我軍已開始啟用新版作戰地圖,這是我軍近30年來首次對單一圖種進行全面更換。作戰地圖對軍事行動來說至關重要,伴隨各大單位新版地圖發放工作的完成,我軍作戰人員的訓練水平將會得到進一步提升。
  媒體所說的作戰地圖,在軍隊通常被稱為“軍用地圖”,或者是“軍事地形圖”。地形是作戰環境的核心構成要素之一,對軍事力量部署、作戰行動展開以及戰場態勢發展具有極其重要的影響,所以認識並學會使用軍用地圖通常是各兵種軍事訓練的基礎課目。
  中國兵家自古以來就十分重視地形的利用,而我國繪製和使用作戰地圖的歷史更由來已久。1972年馬王堆出土的絹帛地圖中,就有一幅2000多年前長沙南疆軍隊駐防地圖,它是保存至今最早的一幅清晰、準確的軍用地圖,甚至比羅馬的托勒密地圖還要古老。
  軍用地圖是反映軍事地形實際面貌的最可靠資料,所以自誕生之日起它就成為指揮員的“左膀右臂”,並且被形象地叫做軍人的“無聲嚮導”。今天,它不僅對軍隊的作戰指揮、裝備建設、部隊訓練、搶險救災十分重要,還對國家各項戰略設施建設有著獨特而重要的基礎保障作用。
  當前軍隊使用的作戰地圖,通過統一標識和規範,可以顯示大量信息。地圖上詳細精確地標識了山地、平原、溝壑、橋梁等各種地貌、地物要素,軍事人員也能直接從圖上量取角度、距離、坡度、坐標、高程和麵積,從而滿足部隊作戰行動的需要。
  使用1960、1970年代繪製的舊版地圖並對比判斷今天的地形情況,要對軍事人員的識圖能力要求更高些。儘管山脈、丘陵這些地貌的變動有限,但伴隨國家經濟建設和社會生活發展,各地區道路、橋梁、建築物等地物已經發生重大變化,所以作戰地圖需要時時更新才能更加準確地標示地形。
  事實上,我軍作戰地圖的更新工作從未停止。自信息技術全面進入軍事測繪導航領域後,我軍在航天遙感測量、衛星導航定位和測繪數字信息工程等方面已經取得積極突破。新版作戰地圖投入使用,正是我軍地圖建設工作不斷發展的階段性成果。
  使用新版作戰地圖後,軍人在日常訓練中對地形情況的掌握與實際地形狀況將差別不大。軍隊平時訓練中對地形信息的獲取和判斷將會與戰時基本一致,而不會因為新舊地圖的更換產生誤差,從而讓軍事訓練更加具有針對性,實現“訓戰一致”。
  而各軍兵種共同使用“一張圖”,對於同一作戰目標地理信息表述的一致性更加有助於作戰中各作戰力量迅速地組織協同。一旦相關地域發生涉及國防安全的事件,軍隊展開應急軍事行動時,就無需更換地圖或重新測量作戰目標各種地理數據,“平戰轉換”也更加快捷。
  這次新版作戰地圖採用了地心坐標系,這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變化。使用不同的坐標系統,對武器裝備的作戰效能影響較大。特別是遠程打擊武器,其目標點和發射點之間可能跨越整個大陸,而空間運行軌跡則通過地球質量中心的平面,因此必須使用地心坐標系。
  如果人和武器在確定某一作戰目標地理空間位置時使用的不是一個坐標系,那麼相關數據則必須經過轉換後才能彼此共享使用。現代戰爭對抗激烈、作戰節奏很快,在信息化戰場上作戰信息轉換過程所消耗的時間將可能直接導致貽誤重要戰機。
  新版地圖採用地心坐標系,意味著軍人手中的紙質地圖和武器裝備使用的電子地圖將進一步統一,相關地形、海況和空情等作戰信息能夠按需在作戰人員與武器系統之間高效共享,便於兩者更加精密地形成“偵察、控制、打擊、評估”閉合鏈路,提高軍事力量整體作戰效能。
  紙質作戰地圖的穩定性、直觀性和全面性是電子作戰地圖無法取代的,所以迄今為止紙質作戰地圖依舊具有旺盛的生命力。無論是使用什麼樣的紙質地圖和電子地圖,只有在人與武器之間能夠實現軍事地理信息的無縫流轉,這樣的地圖才是好地圖。
  人是作戰勝負的決定因素,武器是取得戰爭勝利的關鍵因素,兩者共同為達成作戰目標服務。使用新版作戰地圖,對於單個軍人來說看似使用效果與以往變化不大,作戰目標的地理距離、位置坐標、高程面積還是那樣,但人員和武器裝備使用“一張圖”,將使部隊的作戰籌劃更加高效、火力打擊也更加精確。
  軍事人員配發新版作戰地圖後需要認真地學習如何使用它,因為新的地圖已經為我們構設了實戰化的訓練環境,每一次識圖用圖也許都是對未來潛在作戰目標的標繪和測量,其數據的準確性將直接影響武器裝備的作戰效能和打擊效果。
  所以,更新紙質作戰地圖只是軍隊建設發展的重要一步,作戰思維的更新才是提高作戰能力的關鍵。
  (作者單位:工程兵學院)  (原標題:作戰思維與作戰地圖一起更新)
創作者介紹

台北清潔公司

eo15eowvr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